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著名刑事辩护律师—王钢的博客

大宋提刑官— 宋慈 类型的律师,能找出别人找不到的疑点,有效辩护率极高-----

 
 
 

日志

 
 
关于我

原安徽省检察院检察官(22年) 现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我该不该报警?  

2011-08-12 00:0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桩事已经过去7个月了,但我一直在纠结着,我是否做错了?

今年春季的一天下午约4-5点钟,我骑车在小区的路上,路边有一长排的私家车沿路停泊。有一辆车边上,掉着一个厚厚的钱包,仅从钱包的豁口上,就能看到一大沓百元大钞,估计有几千元,以及一大沓银行卡。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失主一定很着急,随即下车,停在路边,看看路边附件有没有像找钱包的人,并考虑该怎么处置。

这是,骑车过来一个民工模样的人,想弯腰去检。我看看他,他看看我,像有什么话要说-------- -------- 。但当他看见我没有想说话的样子,就起身走了。随后,又走过来一个退休工人模样的人,用脚踢了踢,看了看我,我对他摆摆手,他也走了。这一切,都很突然,发生在不到30秒的时间里。我拿出手机,打了110报警,请警察来处理,然后,我就站在边上,等警察来。后面,又过来三三两两的民工,看看钱包,看看我,犹豫了一下,走了。又骑车过来一个下岗女工模样的中年妇女,飞身下车,捡起了钱包,推着自行车,就要走,我看她满脸通红通红的,可能是有点兴奋和激动。我告诉她,我已经报了警,警察马上就到,你不要捡。她有点失望的样子,放下钱包,悻悻然,走了。

大约过了10分钟的时候,匆匆过来一个中年男子,从穿着挺括,脸色红润来看,像个老板,脸上有点焦急样,走到车边,看看钱包看看我,突然明白了,对我说,“谢谢,谢谢,你帮我看着皮夹子吧,谢谢,谢谢------ -------- 。”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一张身份证,给我看,说,这个钱包是我的,你看,这是我的身份证。从照片上看,是这位主。我说,你等会好吗,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处理吧。

2-3分钟后,警察到了,按程序,做完笔录,留下我的联系方式,说我可以先走了,从工作职责的角度表示感谢。失主也再次表示谢谢,并说,他也住在这个小区,就在凌兆路上,以后,要登门拜谢。我说,不客气,我是安徽省检察院的退休干部,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以后如想见面,可到网上找我的博客,地址、手机都有。

我们这个小区,在上海浦东三林地区,90年代末,政府把原先的三林镇地区定位于动迁住宅区。从浦西搬过来很多老上海人,基本上都是以前的国有企业退休工人,工薪平民百姓多。后来,又建了很多商品房,搬过来很多中小企业主。

我回家后,告诉了妻子,妻子又传给了其他小区居民,很多人都说我多管闲事。有的说,也许这个中年妇女的孩子正在上大学,正为学费发愁,如果她拣去了,正好能解决孩子一年的学费问题;有的说,也许那几个民工,正拿不到工资,农村家里老人生病等钱看病,或者让他们买点肉,油油肚子也好,寄点钱回家,修修漏雨的破屋;也有的说,也许退休工人病多,生活困难,让他改善一下生活,也是好的。几千元钱,对那些富人,或许只是一顿饭钱,一件小小的奢侈品,一件衣服,一根裤带,一双鞋,一次情人聚餐 ------- ------- ,对他们来说,是无所谓的。你看着好了,绝对的,那位失主老板,很快就会忘了这件事。你不应该报警,应该让他们捡去,权当那位老板“被捐款救穷”了一次。

事情大约已过了7个月,我再也没见过那位老板,也许,真的如居民们所说,他早就忘了,也没见过那几位弱势的穷人。而使我长久不能忘怀的恰恰就是,那位中年妇女先是兴奋,后是失望,继而悻悻然的表情,那几个民工迟迟疑疑的眼神,那位退休工人踢踢钱包的脚,望望我的眼神。以及小区里居民们想像的种种可能 --------  ------- 。

 

                         二0一一 年 八 月 十一 日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