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著名刑事辩护律师—王钢的博客

大宋提刑官— 宋慈 类型的律师,能找出别人找不到的疑点,有效辩护率极高-----

 
 
 

日志

 
 
关于我

原安徽省检察院检察官(22年) 现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律师一纸书 放人又放车  

2010-09-02 22:59:3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律师意见书

 

上海市某公安分局:

上海王钢律师事务所王钢律师接受顾春林的委托,为贵局诈骗案犯罪嫌疑人曹银柱提供法律帮助。经了解案情和会见曹银柱,现就所了解情况提出下列法律意见。

1、曹银柱没有参与共同犯罪的故意。

曹银柱于09年3月买了北京福田车以开车营业谋生,本案的诈骗团伙租用曹的车在车上诈赌,曹虽然出车,但主观上是为了营业。每次出车2-3个小时,得运输费200元上下,价格基本合理,曹没有参与分赃。虽然曹可能知道诈骗团伙是在车上诈赌,但这种小额诈赌对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民来说,要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是很困难的。这与参与诈骗团伙预谋诈骗而提供车辆,并共同参与分赃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2、我国刑法对“运输”犯罪的行为是采用明文规定的,如把运输“毒品、走私物品、枪支弹药等”行为规定为犯罪。对于刑法没有规定为犯罪的运输行为,只要不构成共同犯罪,就不应认为是犯罪。

3、曹没有分得赃款,可见,犯罪团伙本身也只是把他作为开车的对待,并没有把他作为团伙参与者对待。

 

综上所述,我认为,曹主观上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参与诈赌和分赃。他只是为了营生而出车,收取了基本合理的开车营运费,充其量是轻微违法,不应认定为犯罪。

另外,鉴于曹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希望公安机关能尽快返还曹被扣的车辆。因为每天的停车费很高昂,这对一个农民来说,是很难承受的。为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请给予考虑。此外,即便曹的案情不是如曹所说,曹的行为构成犯罪,但曹的车辆也不是犯罪工具,而只是交通工具。试想,如果团伙们在曹的房屋里诈赌,难道房屋也成了犯罪工具,也要扣押、没收不成?再说,即使侦查阶段需要先行扣押,能否考虑变更方式,让曹的亲戚顾春林以他的财产担保,取回曹的被扣车辆听候处置。

 

以上意见,是本案侦查尚未终结的初步意见,如果律师意见与曹的案情事实相符,希请公安机关予以采纳。

 

                谢谢

 

                        上海王钢律师事务所  律师  王  钢

 

 

 

案 件 点 评

 

本案案情是一群安徽农民在上海用纸箱摸奖诈赌,原来在马路边诈赌,为防被抓,便雇佣曹银柱的车子在车上赌,每次根据出车路程、时间给点车费。公安机关原认为曹银柱是为诈骗团伙提供犯罪工具(交通车辆),认定曹构成了共同犯罪,所以也把曹刑事拘留,把其车辆作为犯罪工具扣押,认定为犯罪工具的法律后果就是“没收”。我向公安机关递交了律师意见书,公安机关研究后予以采纳,释放了曹,并返还了车辆。这对曹不受刑事追究和避免车辆损失都有现实的意义。

 

                                                                                                                              王    钢          

                                                                                                                                                         2009年4月20日

联系:

手机:13801929872           电子邮箱:wg52533@163.com            博客:百度或谷歌输入   wg52533

                                           

 

下面是一个刑法专业的研究生在看了我的这些案例后提的一些看法。我认为这个研究生对我这几个案例的推敲是很认真、很严谨的,是认认真真做学问的。他赞成我观点的地方,不是简单的附和,而是说出理论依据;不赞成我观点的地方,也能分析出理由。有些分析,比我自己还想得多,上理论。我当时这么想,就这么辩了,还没有想过这么多理论问题 。年轻人,有希望。

                                                                                                                王   钢 

                                          RE: 王钢来文

发件人:
', false);" onmouseout="this.className='g-addr'">郭海龙<ghlsjtu@hotmail.com>;
时 间:
2009年7月11日 16:21 (星期六)
收件人:
', false);" onmouseout="this.className='g-addr'">王钢律师事务所<wg52533@163.com>;
', false);" onmouseout="this.className='g-addr'">王钢律师事务所<wg52533@163.com>;
           

 王老师:

您好!

您发送过来的这几起案件,我都认真的研究过了。有几天的时间我不在学校,找同学玩了几天,所以时间就耽误到现在了。本着学习的态度,我想跟老师交流一下自己的想法。

首先,关于曹银柱案,我觉得您的辩护非常成功。

第一,您对曹银柱不构成犯罪的辩护非常到位。我想您主要有以下几个分析点:(1)曹银柱自身只有小学文化水平,这导致其罪与非罪的辨别水平不高,难以辨明在其车内进行的小额诈赌犯罪行为;(2)曹银柱现实的经济状况较差,出车是为了赚取必要的经营费用以供生活所用,事实上他也只收取了必要的费用,而没有要求过高的费用;(3)在诈赌犯罪过程中,曹银柱事先没有参与预谋、事中没有参与、事后没有获得分赃;基于这三点,可否定其主观上具有共同犯罪的故意。

第二,像您法律意见书里写的一样,如果曹银柱的行为构成犯罪,诈赌团伙在曹银柱的车内进行诈赌犯罪,这个车是否应该认定为犯罪工具?我同意王老师您的意见,不认定为犯罪工具。类似的,某个出租车司机正常载客之后,将乘客载到比较偏僻的郊区,趁无人之际在车内实施抢劫,虽然出租车为其抢劫乘客提供了便利,但是这不能算是犯罪工具。因为,出租车虽然与其实施抢劫有所关联,但是与其以暴力方法劫取他人财物的暴力行为没有直接联系,因此不能认定为犯罪工具。

同时我查阅了相关的法律文件,查明:

1989年9月16日,公安部《关于为赌博提供的交通工具能否予以没收的批复》规定:“为赌博时使用的赌具,不论其价值高低,均应没收。为赌博提供交通工具(如小汽车) 以及场所(如房屋) 等条件的,是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对行为人应给予治安处罚。但交通工具、场所不是赌具,不应没收。”

2005年5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条第2款进一步规定:“赌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赌博用具、赌博违法所得以及赌博犯罪分子所有的专门用于赌博的资金、交通工具、通讯工具等,应当依法予以没收。”   

前后解释表明:只有专门用于赌博的交通工具、通讯工具才能作为犯罪工具予以没收。而曹银柱这种以收取诈赌犯罪人员必要费用为前提,才供其使用的小汽车,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专门用于诈赌犯罪的交通工具,因此,我认同王老师您的辩护意见。

其次,关于吴永强猥亵儿童案、艾海涛(罪名应该是故意伤害吧)一案,我觉得王老师采用的最根本的方法是从案件的言词证据中寻找逻辑上的矛盾,找出其存在的瑕疵,从而从本质层面上否定其构成犯罪或者具有某种主观动机的可能性。

我认为王老师采用这种方法进行辩护与言词证据的特点、我国刑事司法实践中证据采用的现实状况之间有很大的关联。第一,言词证据虽然能够全面证明案件的事实,但是言词证据容易受到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而出现虚假失真的情况,具有很大的随意性。主观上陈述人与案件之间具有利害关系,可能导致陈述人故意做出虚假的陈述,即使与案件没有利害关系,陈述者个人在认识能力、道德品质以及心理倾向等因素的制约下以及受到威胁、利诱的情况下,也有可能做出不真实的陈述;客观上言词证据的形成要经过感知、记忆、陈述的三个阶段,在任何一个阶段言词证据的形成都可能形成偏差,这在所难免。第二,我国目前在刑事司法实践中过分依赖笔录,形成了以笔录为中心的诉讼模式。但是笔录与当事人陈述之间并不能简单的划一个等号。当事人陈述的证明主体是陈述者本人,而笔录的证明主体是制作笔录的办案人员,如果在庭审中关于讯问或者询问笔录的真实性问题产生争议,那么制作笔录的办案人员应该出庭作证,证明笔录的真实性。

我认为,王老师恰恰是抓住了讯问以及询问笔录的特点,发现各种笔录之间存在的逻辑矛盾,否定各种主观动机和犯罪要件的构成,成功的进行了想要的辩护结果。

在吴永强一案中,被害人冉某本身的陈述之间就存在矛盾,同时其母亲周某的证言也与冉某的证言之间存在不一致之处,这就从根本上导致案件的基本事实不清,也导致了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存在疑点。辩护人主要目的就在于使法官对控诉方证据产生怀疑,使其不能得出唯一合理结论。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觉得一个刑事辩护律师的辩护就算是成功的了。毕竟,在刑事诉讼中证明责任由公安检察等控诉机关承担的,证明标准是排除一切合理的怀疑,证据之间没有明显的矛盾,能够形成唯一的结论。否定了这一点就从根本上否定了控方的指控。从存疑有利于被告的原则出发,被告人的定罪和量刑都能得到从轻的处理。

艾海涛一案中,王老师对其复杂的动机分析的非常透彻。首先是排除其他几名证人明显具有心理倾向和主观推测性的证言,然后再从艾海涛本人打电话时的心理、现场打斗的事实情况做出合理分析,最终证明了艾海涛在主观动机的层次性,为其量刑上从轻处理争取到了机会。

最后,周博聚众斗殴一案,尽管最终司法机关采取了报复性的定性和量刑,但是应该说王老师的辩护也很成功。

我觉得有以下几点:

(1)本案无罪辩护难度很大。15名被告人的群体性斗殴事件,其社会影响是很大的,无论是政府机关还是司法机关在处理这个案件的时候肯定是倾向于做出有罪处理,为服务于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局,这是领导者不得不考虑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做无罪辩护,具有很大的挑战性。

同时,以我个人在检察院公诉科的实习经历来看,只要辩护律师有点动作,更别说是无罪辩护,那么公诉人肯定会准备的很充分,如果把辩护人驳倒,那么肯定会认定为认罪态度不好,在量刑上肯定会从重处理,反而对当事人不利。相信以王老师二十多年的公诉经历,肯定也深知这一点;

(2)在斗殴的过程中,王成胜捅人是在一个多人斗殴的现场,客观上很难区分上来打他的人到底是一个与此事无关的路人,还是参与斗殴的当事人。在不考虑周博主观心态的情况下,周博的行为最大的可能是被认定为斗殴行为而不是正当防卫或者是没有社会危害性的救人行为。

(3)我想,王老师还可以查证:周博除了打王成胜救出曹永辉的行为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打人行为。如果还有,则很容易证明周博的行为具有斗殴性质;如果没有,那么再结合其主观心态来论证其不具有斗殴的主观故意和动机。

(4)有一点,我不大认同王老师的意见。即:不能以周博所救之人没有参加斗殴,就认定周博也没有参与斗殴的意图。其实,在周博救人的当时是不能得知曹永辉没有参与斗殴的。他看到的只是曹永辉被打,而不知道其是因为什么被打,是无辜被打还是曹永辉先打人然后被追打,这些情节在周博救人时是认识不到的。因此,不能以此得出结论就说周博没有参与斗殴的意图。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细节上的考虑,王老师也从犯罪本质的宏观角度揭示出周博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应该说王老师从细节和宏观两个角度出发提出辩护意见,整个无罪辩护都能做到有理有据,法理与情理俱全,尽管最后结果不如人意,我想王老师已经在最大程度上尽了一名辩护律师应尽的职责。

以上是我的一些想法,还请王老师批评指正。

最重要的是,很感激王老师能提供这么鲜活生动的案例给我学习,让我见识到司法实践中辩护律师辩护的工作难度,以及应该注重把握案件细节,注重自身逻辑思维能力的培养,注重从根本的言词证据中去寻找案件可能存在的漏洞,我想只要认真的思考,任何案件都可以辩出精彩,也祝愿王老师能在刑事辩护领域做出自己的成就。

末了,祝王老师:

             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家庭和睦,万事如意。

                                       

                                            学生郭海龙

                                           2009年7月8日

 

 

 

 

 

 

 

 


      郭海龙      
通讯地址:上海市闵行区东川路800号上海交大法学院B0719091班   邮编:200240
手机:15801892369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