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著名刑事辩护律师—王钢的博客

大宋提刑官— 宋慈 类型的律师,能找出别人找不到的疑点,有效辩护率极高-----

 
 
 

日志

 
 
关于我

原安徽省检察院检察官(22年) 现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委员会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同济大学的校园命案  

2010-06-10 15:41:1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案是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上海市高级法院、上海市检察院、上海市教委领导亲临法庭观看、并综合评价很高的一个案例。是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的示范庭。上海电视台现场全过程拍摄。


      本案发生在上海同济大学沪西校区,艾海涛是该校自考生,李治安曾亦是自考生,案发时因未继续交费注册,学校不承认是本校学生。

我是艾海涛的辩护律师,本案的辩护亮点在于:我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证明艾叫人打架的主观故意的证据。在原起诉书中,公诉人根据公安侦查笔录显示,艾海涛在李治安要来打架的情况下,叫来6-7个同学帮忙,这6-7个同学在公安询问笔录中都一致承认艾的动机是叫他们去打架。我后来发现,艾当时打手机只叫了三个人,即宋翔、胡兴华、杨海清,其他几个人都是这三个人转叫而来的。因杨海清被李治安用刀划破颈动脉而死,因此,只有宋、胡二人才有作证资格。首先否定了其他几个不合格证人的证据,然后再进一步分析了宋、胡的证言,论证其主观性大而缺少客观性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如没有主观要件,艾海涛就是无罪,从作为为艾海涛辩护这一点来说,几乎差一点就颠覆了本案。

因本案是示范庭,法院、检察院为了配合好,多次征求我辩护意见。一开始,我也认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没什么好辩的。所里同行也都是一边倒,但我经仔细研究,逐情逐节推敲、论证、反证,苦思冥想,才发现问题,大家都惊叹佩服。与检察、法院沟通,他们也采纳了我的观点,开庭前,撤下了宋、胡以外其他人的证言。当然,死了人,后果严重,总是要判的,但在量刑上,法官会轻判得多。最终,李治安被判无期徒刑,艾海涛被判二年半。判决后,我的助理去看守所见他,他说,我没想到王律师会给我辩护到这么好,本来我以为我可能判5年,5年以上我上诉,现在只判2年半,太谢谢王律师了。

由于我的辩护风格是讲事实,依据法律,依靠逻辑的力量论证,进而弄清事实真相。所以,我往往总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辩点,十有八九总能有类似的成功辩护。不胡搅蛮缠,不抓住一点枝节空作无用的文章。因此颇得检察官、法官的认同,辩护意见大都能采纳。即便出于某种考虑,文字上不采纳,量刑上总能体现出来。

我和承办的检察官、法官有一个共识,即:一个优秀的刑辩律师,不仅仅在于知道事实确定以后应该适用那一条法律;更在于当庭的质证能力,能还原事实真相。

同行们鉴于我几乎个个案件都有如此表现,称我“质证之王” 。

 

                                                                                                                                      王钢感言、点评。

                                                                                                                                               2008、12、26


联系:

手机:13801929872                    电子邮箱: wg52533@163.com                      博客:在百度或谷歌输入:wg52533

                                                                               

 

 

 


 
辩       护      词(艾海涛)

上海二中院合议庭:

上海国年律师事务所王钢律师担任本案第二被告艾海涛的辩护人。经阅卷、会见、走访艾海涛的同学、老师及庭审,现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本案的起因是第一被告人李治安泄私愤引起。李治安因住校不缴住宿费被老师发现,便怀疑是艾海涛反映的,即怀恨在心,挑动唐潮要艾海涛送工资上门,并发短信威胁,引发打架,导致命案。

二、被害人杨海清的死亡,是被李治安持刀划破喉管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该后果与李治安的行为直接相关,与艾海涛的行为不具紧密性。

三、艾海涛有法定自首情节。案发后,艾海涛即拨打110报警,接受警方的讯问,如实供述全案的过程。他的主观动机的供述是符合事实的,宜认定自首成立。

四、艾海涛悔罪态度较好,对死者家属深切表达悔意,并致信表示愿做杨父的儿子,为杨父养老送终。言词凿凿,情谊切切。在庭审最后陈述中,再次重复了该悔意。

五、艾海涛是注册在校生,认真求学,只因一时冲动,未冷静回避冲突,被动所致。这与社会上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之泼皮无赖的斗殴有所区别。

六、艾海涛在校的一贯表现较好,经艾的老师、辅导员、同学及班干反映,艾是学生会委员,学习态度认真,遵纪守法,热心公益,组织能力较强,善于团结同学,帮助同学。这次打架事件,纯属偶然冲动所致,要求法庭从轻处理。

七、关于艾海涛的主观动机。

这个问题是本案唯一争议较大的问题,也是艾海涛承担刑事责任的基础。当艾海涛让唐潮来领工资,李治安、唐潮与之发生言语逞强冲突时,预感到李治安、唐潮要来打架,随即打电话叫同学宋翔、胡兴华、杨海清来帮帮他。据在公安侦查阶段的审讯笔录,艾在第一二次的供述是:“我打电话跟他们说,我遇到了麻烦,对方很凶,可能要出事,你们过来帮帮我。”在第六七次的审讯笔录中说叫人过来帮忙“劝架”。作为证据的相互印证,宋翔、胡兴华的证言是:“原话记不完整了,大概意思是他遇到了麻烦,叫我们去帮帮忙,去那里碰头”。公安问“碰头”、“帮忙”的意思是什么?证人的回答是:“我想意思就是去打架”,“就是帮他打别人,”而艾海涛的回答是:“壮壮胆”。

到这里为止,可以认定,艾打电话时并没有表示出要他们来帮忙打架的主观动机。宋、胡的证言,只是宋、胡主观上对艾原话的理解、分析、推测,主观性太大,不具有客观性,且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因此不能证明艾的主观动机,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同济大学的校园命案 - wg52533 - 王钢律师的博客同济大学的校园命案 - wg52533 - 王钢律师的博客同济大学的校园命案 - wg52533 - 王钢律师的博客同济大学的校园命案 - wg52533 - 王钢律师的博客同济大学的校园命案 - wg52533 - 王钢律师的博客同济大学的校园命案 - wg52533 - 王钢律师的博客同济大学的校园命案 - wg52533 - 王钢律师的博客接下来的第二阶段,是宋、胡、杨以及他们转叫来的陈浩东,贾庆禹到了二教235教室后,从卷宗内反映出的艾海涛的言行和证人的证言来看艾海涛是否具有“叫人来就是来打架”的主观动机。同时,也可以与艾打电话阶段说的原话进行意思上的印证。据卷内第77—84页宋翔的证言, “到了235教室后,艾让我们先在三楼楼梯等着,他先一个人与对方“碰头”,“接着”让我们几个冲下去帮他打对方”(第80页倒二行)。在第91—96页胡兴华的证词中说:“(艾)让我们先等在三楼,他先和对方交涉,等他叫我们时,大家就冲下去打对方”。艾在自己的供述中还讲“如果他们打我,你们就帮我打。”见卷宗第55页、62页。

从卷宗的多份讯问笔录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证人证词关于艾海涛叫他们打架的话,是公安为了问明艾的动机、目的专门提出来问的。证人的回答大都是概括性的主观推测的说法,缺少具体的语言铺垫、没见艾的原话记载。宋翔证言的“------碰头”和“接着-------”之间存有明显的逻辑断裂。而在第82页第10行同一次同样的陈述中“接着”改为“待会”,逻辑上就不一样了,这“待会”中就有逻辑内容了。艾要叫来的人先在三楼等着,自己先去交涉,交涉的结果有成与不成二种可能,既然先交涉,总是希望交涉成功,否则,就不必走这一步。交涉不成,他们如果打我,你们就帮我打。可见,艾叫人的第一动机诚如他供述,是“壮壮胆”,不是要打架的,第二动机也不是很清晰,证人的陈述缺少前后连贯,凭自己想象而概括的说艾叫他们去的意思“是去打架,”具体的原话又不太一致,缺少语言逻辑发展,相互印证又有逻辑上的不对应,并有明显的主观概括的倾向。

我们按照语言逻辑的要求来还原艾海涛的原话或原意,应该是:“我是叫人来壮壮胆(第六、七次讯问回答是‘劝架’),你们先在教室里等着,(不要让他们误以为我叫这么多人是来打架的。)我先去交涉,交涉成了,就不要打了;交涉不成,(如果)他们打我,(等我叫你们时)你们再来帮我打。”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你们就来帮我”的意思。这些原话在不同地方的讯问笔录、证人证言中都能找到。宋翔、胡兴华证言中这些被省略、被遗漏的原话可能是公安审讯、记录时省掉漏掉了,也可能是证人说省漏了,也有可能是艾说省漏了。     

根据艾海涛这个原意,我们也能理解艾为什么要让女朋友徐霞走开。只是预感到“交涉不成要打架”,而不是预谋叫人打对方。叫徐霞先走的情节只能证明前者。

艾如果当时的动机就是要打对方,就有可能叫人准备工具,有可能直接冲向对方宿舍,也无需让他们先等着,他先去交涉。

在会见和阅卷中,我们发现,艾的思辨水平,逻辑思考能力远远高于和他的年龄、阅历、学历相当的同学。在庭审中,艾的表现也证明这一点。艾考虑事情是仔细的、多步骤的,我们对他主观动机的分析是符合他的思辨水平的,而他的同学,即证人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水平。他们根据自己的思辨水平来理解艾的意思,出现理解上的差异,则是很自然的了。我们还注意了艾多处不同于一般人的供述和辩解,发现他的多处“不同于”大都能自圆其说,不自相矛盾,如果是狡辩,不可能不矛盾百出的。因此,不能根据这个年龄、阅历、学历、职业的绝大多数人的水平、特点来认定艾的主观心理动机,否则,就容易出现误差。

当然,艾海涛毕竟生活在与他年龄、学历、职业相仿的一代人中,这种思辨能力的差异,会使他受益,也会使他“聪明反被聪明误”。假如他的主观动机就是叫人来帮打架的,假如他不是为了“避嫌”而一个人先去交涉,李、唐见对方人多势众,便逃之夭夭,则就没有这个案子了。历史上往往也有这种类似的悲剧遗憾。

至于第一被告李治安的律师认为:“艾海涛精心策划了这一场斗殴,主观恶性大”的观点,我们认为恰恰相反,艾海涛是精心考虑了怎么尽最大可能避免斗殴,庭审事实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这,正是他主观恶性小,可以从轻处罚的重要情节。

 

八、关于艾自首是否成立?

庭审结束前,法官最后一次问艾海涛,叫人的目的究竟是来打架还是劝架?艾的回答是“劝架”。 我们认为,对“劝架”作广义的理解是否更符合艾的思想实际?劝架不应限定在“从中拉架,劝说双方”这一固定模式。叫人来壮胆,在此基础上去交涉,交涉成了就不打了,是否也能达到劝架的目的?实际上,壮胆和劝架这二个词是有一定的词义相容、词义交叉的,要考虑这一点。通过庭审,艾叫人的动机究竟是打架还是劝架?在关于“劝架”的定义尚未取得统一之前,我们根据卷宗反映而辩护的是“壮胆”,是为了交涉而准备的。法官如给予第三种选择,即;“还是为了壮胆交涉?”对艾就能使他更准确的表达内心的意思。事实上,这里又出现了理解上的、思维逻辑上的问题,公安机关问艾叫人的主观动机时,第一着眼点是指艾打电话时的动机,即第一动机。而法官在综合全案考量艾的认罪态度即自首是否成立时,思维上想的又是艾的第二动机,即他们如果打我,你们再帮我打。然而艾海涛的思维很严谨,甚尔有点死板,他的回答则是限定在打电话叫人时的第一初始动机。这里,就存在了答非所问的情况。因此,艾海涛是否如实供述,自首能否成立?我们以为,还是认定艾能如实供述,自首能够成立为宜。

总之,关于艾海涛主观动机的辩护,我们的的意见是艾海涛的主观动机有先后两个:第一个动机不是叫人来打架,而是壮胆交涉。第二个动机是后备动机,即如果交涉不成,对方打我,你们再帮我打。这后备动机是有条件的,是在李、唐进一步行为后产生的。在艾海涛的犯罪构成中应如何看待这二个动机?如不考虑第一动机,以第二后备动机为主观要件,既不符合事实过程,也对艾不公平。如以第一动机为主观动机,则缺少犯罪主观要件,请法庭再研究斟酌。

综上所述,艾海涛主观恶性很轻,悔罪态度诚恳,平时一贯表现较好,是冲动偶犯,又因是被动应对,且具有自首情节。希请法庭在量刑时,给予从轻量刑。

                                                                                                        

                                                                                                                                  致

                                礼

                     辩护人:上海国年律师事务所   王    钢      律 师                    手机:13801929872         邮箱: wg52533

                                                  2008 年  7月 7日

现我已成立上海王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